“免费美容”背后的猫腻
2022-11-07 170

  豪华气派的美容医院在微信群里发布免费整形案例模特活动广告,让爱美的女网友欣喜若狂,纷至沓来。就在签订协议后不久,她们竟发现自己落入了“美丽陷阱”,并背上了网贷。

  今年4月12日,调查走访多时的武汉警方一举捣毁这个诈骗窝点,刑拘12名犯罪嫌疑人。5月21日,7名犯罪嫌疑人被宣布逮捕。5月25日,美容医院出资人、犯罪嫌疑人朱某落网。据办案民警介绍,这是武汉警方侦办的首例医美诈骗案,初步统计,不到一年时间,参与作案的这伙人实现近千万元的“销售收入”。

  今年初,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收到一条反映中北路悦秀美容整形医院骗人的网上举报信息。当事人称,经朋友介绍来到这家医院做美容手术后,按协议要求完成任务,却突然被停止了事先承诺的奖励返款,导致其背上了网络贷款,她认为其中有诈。

  接到举报后,分局成立专案组,并安排便衣警察前去这家美容医院暗访。民警发现,区别于刻意隐匿踪迹的不法窝点,这家医院租用了高层写字楼一楼的黄金门面,装修上档次、有品味。医院接待大厅里,前台小姐彬彬有礼,在醒目的墙面上,医院专门张贴了一张处理美容纠纷事项的告示,声称医院规范经营,如果因手术发生了纠纷,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医院经营执照等一应俱全,上墙公开,环境温馨优雅,专业设施齐备。

  正面取证明显存在困难,专案组马上掉转头,安排警力曲折迂回地秘密展开线索收集。他们梳理与这家医院相关的各类警情、互联网上与之相关的举报线索,综合研判确定了几个当事人名单,准备通过她们打开突破口,了解事情的真相。

  很快,民警联系了山东姑娘晓洁(化名)。去年8月,她曾到悦秀医院美容。她向民警介绍,当时,在一个礼仪车模群里看到网友“小Q”发的广告,推荐武汉悦秀医院的优惠活动。“小Q”称,只要和医院签订“分享整形共享美丽 消费整形协议”,不但数万元整形手术的费用分文不收,医院还可以让其担当整形医院的案例模特。不仅如此,如果客人从外地来,机票、车票全部报销。

  听“小Q”说,全国只有20个优惠名额,晓洁迫不急待地从山东赶到武汉的这家医院。

  接受面诊时,她表示对自己略显干瘪的脸蛋不满意,想做面部脂肪填充。医生认真检查后,认可她的想法,同时也提出了增加一个新项目的建议,加在一起报价26800元,正好在优惠活动的范围内。

  “你们的单项收费有点贵。”当晓洁提出疑问时,销售人员立即解释,反正也不是自己出钱,都是医院支付。

  “您帮我们完成任务就可以了,不过是举手之劳,每月推荐两位有美容意向的微信好友给我们。”听销售人员说出要求,晓洁觉得很轻松。

  见晓洁差不多心意已定,销售人员又说:“我们还是要给您一个个小小的压力,防止任务落空,影响我们的业绩。”

  于是,销售人员向晓洁介绍网络贷款,让其通过网贷先把26800元款项贷出来支付给医院,医院将其任务分成24期约定两年时间完成,每个月完成后,医院返还1170元,正好就可把贷款还上。

  从未有过贷款经历的晓洁起初有点担心,也有点不知所措。销售人员马上找来所谓“专业人士”,手把手地现场教晓洁办理网贷,注册、绑卡、申请,在“专业人士”帮助下,手续很快办好。

  手术后,晓洁回到了山东,每个月推荐两位爱美姐妹的微信给医院,医院也如约打来1170元款项。

  第4个月突破出了故障,晓洁完成任务后,返款迟迟未到。致电询问客服,竟得到回复,公司任务有变,必须带客上门消费,否则不算完成。

  “明明合同里写的是推微信好友,我在山东怎么带客到医院来。”晓洁急得团团转。

  在武汉本地,也有同样的受害人,50岁的洗碗工李大婶就是。“我去割双眼皮,自己都不信可以当案例模特,他们一个劲儿地承诺,我就是符合他们条件的人。”两个项目让李大婶背上4万多元的网贷,收入本就不多的李大婶很是着急。

  有的当事人为了还网贷,起早贪黑打几份工,还有因为受骗而陷入持续的抑郁情绪。民警扩充线索,一一核实情况,摸出一批落入相同骗局的当事人,进一步走访调查,印证了作案事实,也固定了证据。

  今年4月12日,在前期缜密侦查的基础上,武昌区分局适时收网,王某、夏某、彭某等12名涉案人员当即落网。5月25日,出资人朱某也被抓获归案。

  据专案组民警李启明介绍,2019年6月,原悦秀医院的股东欲将医院转让,8月,获得信息的犯罪嫌疑人夏某马上与犯罪嫌疑人王某、彭某、朱某等人合计,由朱某投资,夏某负责协调,王某、彭某负责引流,接手这家医院。四人一拍即合,考虑到正常促销无法满足快速牟利的欲望,于是,以身试法,铤而走险。在2020年5月,他们推出所谓“免费整形案例模特”的虚假活动。通过微信在全国发布虚假活动宣传,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当时,正规整形医院的顾客稀少,悦秀医院一反常态地门庭若市,生意火爆到做手术要排队。王某成功的“引流”方式,在短短3个月时间内为医院实现500余万元的销售收入。

  骗人把戏容易露馅。5月至9月的集中销售后,医院停止了给客户返款,有些客户找医院扯皮。王某使出金蝉蜕壳之计,成立新公司,将销售引流团队从悦秀医院撤出,在新公司继续推行所谓“兼职推广协议”,如法炮制,实现销售收入400余万元。

  其间,受骗客户要找悦秀医院理论,这伙人便推出一个专设的“客服”前去应对。“客服”在电话里坚称,奖励措施并非推荐微信好友那么简单,必须带顾客到店,如当事人不认可,谈不拢,便开始推脱,声称之前的合同要与当时的营销人员联系,而这些营销人员已经离职。

  据介绍,该团伙瞄准礼仪、模特、主持等有修正形象需要的群体,以及爱美心切经济条件有限的女青年群体,想方设法加入微信群、QQ群发布虚假活动广告,用免费案例模特,费用医院全额垫资引人上勾。为将当事人骗至医院,他们用扭曲的“三观”给当事人洗脑。在当事人来医院后,销售人员抓住“面诊”流程,推销更多项目,每项单价均远高于正常市场价。

  “骗子越是想钻空子,越是想制造障碍,我们就越是不能让其得逞,越是要将其摧毁。打击治理新型违法犯罪活动,保护老百姓的钱袋子,是我们神圣的职责。”办案民警提醒,“广大群众,遇到骗局一定要大胆向警方举报,同时,对于看似获利大实则风险高的诱人广告,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杨槐柳 孙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