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阿姨借贷30多万做美容!家人质疑“被洗脑”阿姨说“自愿的”
2022-09-22 106

  市民崔女士向“新民帮侬忙”反映,她61岁的婆婆周阿姨从2017年至今,在美容院消费了数十万元,其中仅去年就达13.1万元。甚至不惜背负巨债,向银行、网络贷款机构等借贷30多万元。直到催收还款电话接踵而来,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才“浮出水面”。

  周阿姨几乎没有存款,仅靠微薄的退休工资度日。她到底购买了什么产品?做了什么项目?又为何能获得如此之高的借贷额度?为此,家人们多次向美容院索要消费合同、消费清单等,但对方要么“这也没有那也没有”,要么“这个不知道那个不承认”。折腾来折腾去,只能拿出单方面手写的消费记录,还说“美容业都是这样的”。

  崔女士告诉记者,周阿姨长期消费的美容院是虹口区花园路88号14楼的“芭俪伊人美容院”。在她和丈夫多次反映之后,市场监管部门做了现场调解。当时,美容院负责人提供了一份“手写清单”,上面列出了周阿姨购买后还没有消费完的5个美容套盒。对方强调,套盒一经拆开使用就不能退款,只能退还没有做的服务项目费用。

  其中,购买“冻龄魔镜”套盒,周阿姨支付了26000元。24次服务还有14次没做,依照美容院说法,扣除产品成本21000元,所剩的5000元服务费按24次平均折算,每次208.5元,最终可退还2916.6元。10800元的“腿”套盒,24次服务有22次没做,扣除产品成本8680元。23000元的“荷尔蒙”套盒,24次服务有11次没做,扣除产品成本19800元;6000元的“脾胃”套盒项目,12次服务有2次没做,扣除产品成本4980元。23880元的“关节”套盒,30次服务有6次没做,扣除产品成本17200元。

  照此算来,总计89680元可部分退款的项目,经过这么七七八八一扣,只能退还7164.2元。这与崔女士等家人的心理预期相距甚远,更无法缓解周阿姨的还贷压力。但万万没想到,当事人周阿姨却认为:消费是“自愿的”,现在还能够退钱,美容院已是“讲情讲义”。而据崔女士所述,就在调解前,周阿姨还瞒着家人,收下了美容院送来的一盒月饼和一块手表。

  最终,经市场监管部门协调,美容院实际退还1.6万元。而周阿姨和家人也只能根据美容院的退款要求,在“消费者权益争议调解记录”中写下:“双方对消费记录确认,2017年至今消费30多万元,但家属并不知情;此间消费者与商家关系融洽;消费者借贷是个人行为,并非商家唆使;退款后不再追究商家责任。”

  虽然,调解不得不就此终结,但崔女士心里仍有着一连串的疑问:如此大笔的消费,真的就可以没有合同、没有发票、没有打印清单?崔女士和家人在得知周阿姨“借贷美容”的情况后,一直向美容院索要相关凭证,但对方只是出具了手写退款清单、“会员服务资料卡”上的消费明细以及所谓的“会员签名”等,难道真如相关负责人所回复的“美容全行业都是这样的”?

  “婆婆在美容院的消费远不止30多万元,这几个项目也只是‘冰山一角’。人家说她自愿消费、有独立行为能力,之前的项目都已经消费完了。”崔女士直言,周阿姨对美容院是“一味袒护”,调解时不愿拿出有利证据,最终只能听凭对方一面之词。

  记者联系了美容院负责人,希望了解周阿姨的消费情况。对方称,套盒项目涉及“商业机密”,不能对贵宾客户外的其他人展示。同时,该负责人强调已做完的项目都是周阿姨自愿的,不存在强迫消费、教唆借贷等问题,美容院也是在银行打电话催收还款后,才知道周阿姨是长期借贷消费的。

  采访中,对方还提供了一个“重要细节”:由于周阿姨和同住的哥哥之间存在矛盾,去年7月起,美容院为其善意提供了住所,直到今年初才返回家中。

  对此,崔女士表示,婆婆搬去美容院居住,他们一开始并不知情。而就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周阿姨充值消费达9.8万元。而每当家里人问起这段经历,周阿姨是三缄其口。

  对于婆婆的巨额借贷,如今崔女士是一筹莫展。目前,周阿姨待还款的本息及滞纳金已达30多万元,其中中信银行14万多元、花呗17万多元、交通银行2.4万元。甚至还有“圆梦金”等消费贷产品。

  “婆婆在经济上与我们是完全分开的,平时既不向我们开口,也不愿意我们管。但我们知道,就她那点退休工资,每月几乎是吃光用光,根本没什么积蓄。而这么大数额的借款,也完全超出了我们家人的偿还能力!”崔女士说,中信银行已将周阿姨的欠款事项交由律师处理。接下来,周阿姨的生活是否会陷入更加艰难的窘境?对此,崔女士和家人是后悔莫及。

  而银行、网贷机构等为何会一次次借款给一位毫无偿还能力的退休市民?借贷审核环节会不会存在问题?虽然,崔女士向金融监管机构提出过质疑,但一直没有得到明确回复。

  记者提出是否能与周阿姨聊一聊,但被崔女士和家人婉言谢绝了。他们讲,对于这一次的消费调解,或许“已被完全洗脑”的她很不情愿也很不配合,为了不引发家庭矛盾,所以崔女士不希望记者与周阿姨有正面接触。

  “我们只求通过这样一段经历给出更多警示,让更多人能引以为鉴。同时,我们更盼望大家能够给予家中每个人更多的关心和关注,不要在一次次忽视中,让他们乃至整个家庭一次次‘很受伤’。这个教训,对于我们来讲真的太深刻了!”崔女士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