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品监管新规出台化妆品行业乱象有望得到遏制
2022-06-23 95

  菌落超标、非法添加、假冒伪劣、夸大功效……化妆品行业的种种乱象有望得到更有力的遏制。日前,国家药监局公布了《化妆品注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上述两个办法都是根据国务院今年6月公布将自明年1月1日起施行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制定的,届时实施了30年的《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将退出历史舞台。

  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化妆品市场。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化妆品市场零售额高达2992亿元,较上年增长12.6%。但相比世界其他化妆品大国,我国化妆品市场集中度较低。更重要的是,频频发生的各种乱象让“美丽产业”存在不少隐忧。

  江苏省泰州市最近查办的一起特大化妆品非法添加禁用成分案件,揭开了这个行业长期存在的“潜规则”。违法人员从多个渠道购进非法添加禁用成分的化妆品原料,通过半成品、贴牌、成品等形式,销售给全国20多个省份的上千家美容院、化妆品店及数以万计的消费者。

  近日,广西贵港市市场监管局与公安机关联合破获了一起特大假冒伪劣化妆品案,现场查封涉假化妆品案值6000余万元,涉及SK-Ⅱ、兰蔻等国际大牌。在制假窝点里,涉案化妆品原材料质量、生产卫生条件等均不符合国家标准。

  记者注意到,还有些化妆品企业存在虚假宣传和夸大功效现象,欺骗和误导消费者。

  另外,网购、代购的迅猛发展导致泥沙俱下,一些不明来路的化妆品也流入市场。化妆品的质量和安全亟待引起重视。

  保障产品质量和安全,首先要从源头抓起。新条例对化妆品产品和原料按风险高低分别进行注册和备案管理。按照全程监管的理念,《化妆品注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则强化了对化妆品原料的溯源管理要求,规定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在办理化妆品注册和备案时,应当明确原料的来源及其原料质量规格。

  新条例的另一大亮点是加大了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比如对未经许可从事化妆品生产活动等违法情形,由旧条例的“可以处违法所得3到5倍的罚款”,提高到“并处货值金额15倍以上30倍以下罚款”。对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等违法行为,最高可处以货值金额30倍罚款,甚至终身禁止从事化妆品生产经营活动。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法律法规的逐步完善,化妆品行业会加速洗牌,行业逐步走向规范,消费者也能美得更安心。 (工人日报 记者蒋菡)

  当前,我国化妆品注册备案的企业约7万多家,其中持有生产许可证的企业有5000多家。据不完全统计,90%以上的企业采用委托方式组织生产,75%以上的产品为委托生产的产品。

  国家药监局化妆品监管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条例从我国化妆品产业的实际情况出发,借鉴药品、医疗器械以及国际上有关管理经验,提出了注册人、备案人制度。这将从整体上提升化妆品生产经营者的准入门槛,引导并规范中小型企业的生产经营行为,使其具备与承担产品质量安全主体责任相匹配的质量安全管理能力、风险监测和不良反应监测能力,促进行业平稳、有序规范发展。

  条例首次将牙膏参照普通化妆品管理。国家药监局化妆品监管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在产品安全性要求不降低的前提下,将一般清洁类及宣称具有防龋、抑牙菌斑、抗牙本质敏感、减轻牙龈问题等功效的牙膏按照普通化妆品实施备案管理。宣称上述功效的产品,在按照功效评价标准进行人体功效验证后,应当将相关评价依据对外公开,接受社会监督。从管理实践上看,牙膏产品有区别于普通化妆品的独特之处,如原料管理、功效宣称、标签管理等。下一步,药监部门将根据牙膏的特点和实际情况研究制定相应的配套文件。

  化妆品假冒伪劣和非法添加问题,是消费者关注的热点。今年以来,国家药监局四次通报停止销售了237个批次的假冒化妆品,涉及多个知名品牌。

  条例重点加强了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对未经许可从事化妆品生产活动、生产经营未经注册的特殊化妆品、使用禁用物质、非法添加等严重违法行为,最高可处以货值金额30倍罚款;增加“处罚到人”规定,对严重违法单位的相关责任人员最高处以其上一年度从本单位取得收入5倍的罚款,禁止其5年直至终身从事化妆品生产经营活动。

  条例对此作出了明确规定,如要求化妆品电商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化妆品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承担管理责任,发现其存在违法行为应及时制止并报告监管部门;发现严重违法行为的,要立即停止提供平台服务;要求平台内化妆品经营者应当全面、真实、准确、及时披露所经营化妆品的信息,建立并执行进货查验记录制度,履行好相关义务;对电商平台经营者和平台内化妆品经营者不履行相关义务等违法违规行为,药监部门将依法给予警告、罚款、责令停业整顿等相关行政处罚。

  不论是电商平台还是直播带货,线上只是销售渠道,化妆品需要在线下生产、贮存、运输、配送。考虑到线上交易模式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为避免形成监管盲区,条例有关规定将化妆品质量安全的责任承担主体落地,谁的产品谁负责、谁销售的产品谁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