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化妆品面临严管这些行为或将面临禁业风险
2022-04-14 102

  2021年1月1日,《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新条例的特色之一,就是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并增加了“处罚到人”的规定。

  条例中明确指出了对严重违法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最高处以其上一年度从本单位取得收入5倍的罚款,禁止其5年直至终身从事化妆品生产经营活动。

  而自新规实施一年多来,业内已经有多家企业/法人代表吃到了“禁业”的罚单。

  “对儿童化妆品的监管,再怎么严管也不为过。”国家药监局化妆品监管司副司长戚柳彬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

  河北康正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康正药业)就因为其生产的5批次儿童用化妆品“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物质”,被处以吊销化妆品生产许可证、取消化妆品备案、10年内不予办理其提出的化妆品备案或者受理其提出的化妆品行政许可申请、法定代表人终身禁业的处罚。

  据行政处罚书显示,2021年1月,康正药业更改了其生产产品杏璞修护霜(儿童型)、玉之甲杏妈修护霜(儿童型)、草本贝贝本草修护霜的配方工艺,加入了福州美乐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化妆品原料莲敏舒(莲诺)。而这个原料也是更改配方后相关5批次产品被检测出本维莫德成分的原因。

  据悉,本维莫德膏是国家药监局已批准的药品,其活性成分为本维莫德(苯烯莫德),可用于治疗多种重大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牛皮癣、湿疹等。该药品说明书中明确表明,“尚未在18岁以下患者中进行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18岁以下患者不得使用。”

  由于货值金额超5万元,康正药业已涉嫌构成犯罪,在去年9月,邢台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已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

  值得一提的是,涉事产品之一的杏璞修护霜在京东上曾创造过10万+的好评,该产品在宣传过程中,经常会用中科院、老爸评测为其背书。在去年8月,打假人@王海曾发布视频,指出杏璞儿童修护霜内含有苯烯莫德。(详情)

  而除了康正药业,2021年9月,厦门香普尔日化有限公司(下称香普尔日化公司)因无证生产儿童化妆品,被罚没约409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处以15.84万元罚款及终身禁业。这也是《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实施后全国首个处罚到人并终身禁业的行政处罚案件。

  行政处罚书显示,执法人员突击检查香普尔日化公司,发现标示台湾地区厂名厂址的儿童洗发乳、儿童沐浴乳等7种化妆品合计1141瓶,而经抽验,被扣押产品中有4种儿童化妆品不合格,洗手液菌落总数超标。

  后经调查,香普尔日化公司在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受委托,根据其自有配方及购买原料,委托他人加工生产沐浴乳、洗发乳、洗手液半成品(160kg/桶),并用灌装机等设备将半成品灌装为上述化妆品和洗手液。

  据悉,为康正药业提供“莲敏舒”原料的福州美乐莲,在去年8月31日已被立案调查,并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原因就是涉嫌在生产的儿童化妆品原料中非法添加其自行生产的“苯烯莫德”医药中间体。

  此外,今年3月,广州赛因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赛因”),因生产销售不符合化妆品备案资料载明的技术要求的化妆品,被罚款4万元、公司法人被处以10年禁业。

  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广州赛因生产的“透然靓肤液”,被检出标签/备案凭证未标识的成分水杨酸,产品的pH值不符合产品标识的执行标准(QB/T2660-2004)的规定,而水杨酸是属于限定原料。

  同时广东药监局还查明,在新疆有因使用广州赛因生产的上述涉案产品所引起的不良反应报告。

  事实上,今年其实已经有多个化妆品因为原料不合规而被处罚/立案调查的事件,在国家以及地方监管的通报中,原料不合规一直是重灾区。

  “非法添加在行业内是一直存在的问题,每年各地的药监局都有曝光。以前主要是处罚品牌,现在追溯到原料商,这是好事,会让一些人收敛一点。”某原料方负责人吴思(化名)表示。

  据悉,非法添加目前主要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人为主观添加,另一种是由原料等带入的非主观添加。

  立创质量副总经理李彬分析道:“前者就是法律意识的问题,被罚的企业也多是这种情况。而这种主观问题只会发生在生产环节,如果是委托加工的,委托方肯定要承担责任的,除非有充分证据证明工厂刻意隐瞒导致委托方不知情的,还有一种可能是产品是没有委托关系的(工厂的自主品牌)。”

  “另一种则需要对原料,尤其是功效性原料做好管控,比如祛痘、抗氧化、美白等原料需要特别注意识别原料是否有问题。”

  而吴思则认为,“一般原料商非法添加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品牌方基本应该是知情的。甚至可能出现一些品牌为了达到产品效果,主动要求原料商添加非法原料。”

  除此之外,今年4月,常熟法院开具了首个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从业禁止令”。

  据悉,苏州某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股东张某在经营期间,从广州购进大量假冒知名品牌注册商标的洗发水、沐浴露等日化用品,由公司加价后向位于常熟、江阴等地的多家超市销售牟利,同时两个人还存在篡改上述商品保质期的行为。

  仅2020年4-6月,该公司实际销售上述假冒注册商标日化用品累计金额就高达17万余元。

  而据常熟法院透露,在实际销售中已经出现了消费者皮肤发痒的情况,对消费者的人身健康安全造成危害。

  最终,法院认为其行为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对该商贸公司判处罚金,并对王某和张某分别判处二年十个月、二年三个月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同时禁止被告人王某、张某刑满后三年内从事日化用品的生产、销售等经营活动。

  “纵观这几起禁业的案件,其实是有一些共性的。比如多是主观犯错,并且不配合调整;有几个企业已经多次被处罚,是‘行业惯犯’了。”李彬说道:“监管部门其实都是给了机会的,只是企业自身没有整改。”

  比如康正药业,根据河北省行政执法公示平台信息显示,该企业在近3年内多次被罚,被罚原因包括了违反消毒管理办法、安全生产建设工程项目违法、消毒产品标签不符合要求等等。

  而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在去年12月15日,广州赛因上述涉案产品“透然净颜套”就因为假冒专利行为被广州市白云区市监局处罚。

  去年11月,广东省药监局发布了广东省化妆品监督检查情况通报(2021年第13期),广州赛因就因为多项不合规,被要求停产整改。

  另据天眼查显示,早在2016年,广州赛因就因为涉嫌生产未取得批准文号的特殊用途化妆品案,被处以行政处罚;在2018年6月以及2021年3月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管抽检中,广州赛因也皆被发现存在问题,并被责令改正处理,可谓是屡教不改,顶风作案。

  “随着新规的实施,国家对于各方的监管将会更加严格,会定期对市场上各个产品进行检测,精准监管。”一名工程师徐明(化名)表示:“相比于之前,监管效率显著提高了。一方面表现为监管的精确性提高,另一方面监管工具也进行了升级,之前更多的只是监管包装空隙等‘浅层问题’,现在可以监控到原料、配方等更深层的问题。”

  “未来非法添加、虚假配方会是行业监管的重点,特别是儿童类产品、特证类产品。”李彬也说道:“这也要求工厂、品牌更加注意增强法律意识,增强辨识能力选择合适的供应商。而对于原料商来说,未来可能需要提供更多的材料来证明原料没有风险。”

  无论是品牌方、代工厂还是原料方,都将迎来新的挑战。而相信随着监管的进一步落地,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禁业令”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