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受访者花钱为爱宠美容七成半每年宠物就诊费超500元
2022-04-13 153

  南都民调中心近日发布《宠物消费调查报告(2022)》,继首篇解读养宠现状和宠主消费态度之后,本篇重点呈现宠物消费情况,包括携宠找房、宠物美容、宠物寄养、宠物医疗、宠物殡葬等方面。

  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宠主愿意为宠物“掏腰包”。养宠对宠主租房/买房影响大,近半数受访宠主表示装修房屋时会让爱宠拥有“私宠空间”;为爱宠扮靓的受访者更多,达到九成,美容频率和费用也更高。出门在外,近七成受访宠主重视宠物寄养安全,宠物寄养时间和费用均增加。此外,宠主也重视宠物的“生老病死”问题,宠物注射疫苗、宠物体检、驱虫服务和疾病治疗是主要的消费项目,但收费混乱、价高、兽医专业素养较低等问题亟待解决。近六成受访宠主了解宠物殡葬服务,四成表示会考虑宠物殡葬,00后接受度最高,但专家认为目前该行业急需合法化、规范化。

  无论是租房还是买房,养宠人士不单为自己考虑也会为宠物考虑。本次调查中,69.78%的受访者表示宠物对自己租房或买房影响大,尤其是养猫狗等宠物,比例分别高达69.48%、68.02%。

  养宠的受访者在租房或买房时会考虑哪些因素?46.74%受访者表示装修房屋时会专门为宠物定制居住活动的空间,尤其是90后(48.22%)、80后(47.17%);46.27%表示会事先与房东商量养宠具体事宜,避免临时被退;39.66%则考虑住房环境是否适合宠物,多选择带有大阳台、花园等的房子;37.49%则担忧和不熟的人一起住,怕会出现虐宠等事故,因此尽量选择独居,或是和熟悉或爱宠的人一起住。

  独居或是和熟悉的人一起住是养宠人士的居住常态。42.21%的受访宠主选择独居,43.25%的受访宠主选择和熟悉的人一起住,其中自有房、和家人住的比例为26.91%,自有房、和伴侣住的占比为16.34%。交互分析发现,独自租房的受访者正在养宠的比例最高,达78.17%;其次是自有房和伴侣住、独居的,正在养宠的比例均占72.8%。在对待宠物的态度上,70.56%独自租房的受访宠主认为宠物像家人,值得更好的,45%自有房的受访宠主则认为“宠物健康快乐就好,铲屎官量力而行”。

  南都民调中心就本次调查数据与2020年同题调查数据进行对比发现:越来越多的主人愿意花钱为爱宠购买洗护美容服务,为它扮靓的频率也更高。91.41%的受访者会带爱宠去宠物店进行洗澡、美容等,比两年前多了约9%,每周去一次、每月去1-2次左右的受访者也比两年前分别增加了5%、10%左右。具体到服务内容上,主要是给宠物修剪造型和指甲,比例为64.57%;其次是给宠物的毛发开结,占53.62%;还有51.03%的受访宠主专门会带宠物去宠物店洗澡,给宠物清理耳道、肛门腺的则占48.45%。

  同样地,为爱宠扮靓的费用也更高。多数受访者每年在宠物美容洗护方面的消费在1000元内,其中501-1000元以及201-500元为主流,分别占42.05%、30.27%。值得注意的是,每年宠物美容洗护花费在501-1000元的受访者大幅增加,比两年前上升了约20%。2020年的调查中,有14.78%的受访者每年在宠物洗护美容方面的花费超过1000元,但今年这一比例已增至23.14%。交互分析发现,单身受访者更愿意为自己的宠物花大价钱,宠物美容洗护花费超千元的约占26%,高于其他群体;月收入越高的宠主,更舍得为爱宠花钱。

  寄养服务为宠主外出期间的宠物日常照料提供了保障。46.27%的受访宠主表示出远门时一般会选择将宠物安置在宠物店或宠物医院,44.66%更多是选择家庭式寄养服务,让宠物得到更贴心的照顾。购买过这两项寄养服务的受访者分别比2020年增加了8%、11%左右。

  具体来看,宠物寄养时间和费用均有所增加。在过去一年,45.95%的受访宠主寄养爱宠的天数在8至15天,寄养时间在16至30天的受访宠主占19.02%,分别较两年前大概增加了12%、3%。费用方面,两年前,寄养开销500元以上的仅占36.25%,而今年已升至42.93%;消费在200-500元、500-1000元之间的升幅较大,比两年前增加了11%、4%左右。

  但也由于目前尚未形成规范的行业标准,带来的纠纷也此起彼伏。有过寄养宠物经历的受访宠主谈到,喂养服务过于简单、环境不好是经常出现的问题,分别占37.76%、37.56%。35.90%谈到寄养地方长期圈养宠物,舒适感较差;26.73%表示寄养价格昂贵,25.46%则表示寄养过程中,自家宠物染上疾病。

  对此,不少受访宠主表示寄养过程中最看重寄养安全因素,占比达到67.89%;寄养服务也备受重视,选择的受访宠主占51.09%;49.86%则更关心寄养价格,38.43%对寄养环境更上心。交互分析了解到,寄养30天内的更看重寄养安全,寄养30天以上的则更重视寄养服务。

  宠物也有“生老病死”的烦恼,宠主愿意为它的健康买单,47.78%的受访宠主表示宠物生病时会直接带去宠物医院就诊。从就医次数来看,宠物就医频率有所提高。41.08%的受访宠主一年带宠物去3-4次医院,比例较两年前提高了7%左右,一年去5-6次宠物医院的受访宠主也由2020年的9.47%增加至今年的12.18%。需要注意的是,养宠时间越长,宠主每年带宠物就医的次数也就越多,养宠5年内的,宠物就医次数多在1-2次,比例为四成;养宠时间在5-7年、7-10年,宠物就医次数多在3-4次,比例均超过四成半;养宠时间10年以上的,宠物就医次数7次及以上的比例较其他养宠时间要多出11%-13%。

  当问及较常购买的宠物医疗服务时,宠物注射疫苗、宠物体检、驱虫服务和疾病治疗是主要的消费项目,比例分别为51.65%、48.35%、44%和43.63%。对比分析发现,养宠时间7年内的受访宠主主要是带宠物去注射疫苗、体检等,7年以上的更多是带宠物进行疾病治疗。细看宠物主人每年在宠物医疗保健上的开销,75.92%%的受访宠主消费在501元以上,其中消费1000元以上的受访者占37.96%,比例较两年前提高了19%左右。

  猫狗等宠物的平均寿命大概是13岁-17岁,与人类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也会患有各类疾病,因此宠物就医次数相对更多,医疗项目逐渐向疾病方面倾斜,治疗开销也就更大。

  “宠物医疗领域一直乱象频发,收费标准不透明、过度医疗、医疗事故责任认定难等问题普遍存在。”中国政法大学医药法律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刘鑫在今年1月初接受《法治日报》的采访时指出。这些问题也成了养宠人士的痛点。43.72%的受访宠主带宠物就医时遇到过收费混乱的问题,38.81%发现部分兽医缺乏医疗资质,37.87%被宠物医院诱导推销,29.75%发现宠物医院有给爱宠过度诊疗的情况,23.80%认为价格高。

  养了一只小型贵宾犬的林女士因为爱宠去宠物医院的次数颇多,对宠物医疗问题也深有体会。她家小狗刚买回来七天就得了狗瘟,通常狗瘟的治愈率只有三成,那时的狗狗还很小,所以它的治愈率更低。宠物医院当时说治疗的费用要8000多元,而且是不一定能治好的。在此情况下,林女士和家人干脆就把小狗接回家,上网查资料、线上咨询兽医,通过药疗和食疗等各种手段调理小狗身体,慢慢它就痊愈了。但是,她家小狗还是会时不时生病,每次就医费用基本是三位数起步。“有一次它得了皮肤病,带它去医院洗澡就要求药浴,洗一次澡就要200多块钱了。比这贵的还有不少,我们家亲戚有一只泰迪,它摔骨折后去宠物医院接骨头就花了7000块钱,人有时候都花不了那么多钱。”林女士感叹有时候宠物生病花费比人还贵。

  在宠物医疗行业尚未得到进一步规范的当下,许多受访宠主在带自家宠物就医时,尤为看重兽医的治疗水平和服务态度,占比达到54.11%;紧随其后的是宠物医院的资质,47.78%;46.18%则更关心宠物医院的服务环境,26.35%更在乎就医价格。除此之外,有些受访者还谈到,很多时候带宠物去宠物医院体检,花了几百块甚至上千块,得到的只是几张检验单和兽医的一两句“没事”“注意就行”等等的安慰话,不会告诉宠主具体要怎么注意,因此更希望医疗机构能与宠主交流一些养宠医疗知识,花钱也要花得值一些。

  中国畜牧业协会宠物产业分会会长、北京小动物诊疗行业协会秘书长刘朗,是中国最早从事小动物临床的兽医之一。谈到宠物医疗贵的问题,刘朗解释道,目前国内的宠物医疗设备都相当昂贵,一台宠物CT仪器价格在300万-600万元之间。假如这个设备是以600万元进货的,那么用以人的治疗,可能两年就回本了;但是用在宠物身上的线年左右才能收回投资成本,时间较长,所以宠物诊疗费用高也是有迹可循的。

  另外,刘朗也谈到宠物医患纠纷多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兽医队伍的专业素养不高,整体发展缓慢。据他了解,目前国内从事兽医行业的大约有10万人,虽然能基本满足宠物就医需求,但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仍有待提高。国内最低是学习3年就可以入行做兽医,而欧美国家需要七八年才能成为兽医。“相对来说,国内兽医就业准入门槛较低,专业素养也不高,所以医患纠纷也较常发生。”他表示。

  但他认为,中国教育近五六年来开始重视宠物医疗,未来的发力点应该会在五年以后,国内兽医队伍发展速度会加快。“一方面是海外留学的兽医人才归来,另一方面是新的诊疗技术会在临床上应用,还有国内外的经验交流,很快能提升兽医队伍的专业素养。”

  近几年,宠物殡葬兴起。登录电商平台,宠物殡葬商家遍布全国各地,可以提供上门接送、遗体美容、告别仪式、火化、收集骨灰等全流程服务。根据宠物品种、体重、单炉或混炉焚烧等项目等级,价格从几百元甚至万元不等。对于宠物殡葬,59.87%的受访宠主表示有所了解。

  本次调查也问及宠物不幸逝世后的处理方式,受访宠主选择最多的是宠物机构代为处理、找专业的宠物殡葬服务,比例分别为43.72%、40.60%,也有33.81%选择就地埋葬。对比不同年龄段群体,00后更倾向于给宠物找专业殡葬服务,占48.39%,80后(49.06%)、90后(44.50%)主要是找宠物机构代为处理,70后及以上更多是选择就地埋葬,比例达50%。从宠物类型来看,饲养猫狗的宠主更倾向找宠物殡葬服务,比例分别为47.19%、41.59%;饲养仓鼠、龟蛇等更多是选择就地埋葬,分别占40.43%、37.5%。

  对于宠物殡葬服务,52.79%的受访宠主认为这是尊重宠物生命的体现,44.95%表示这可以给予宠主心灵慰藉,35.98%认为利与环境保护,35.03%表示可以让宠物有尊严、体面地告别。养猫的孙先生认为,一是直接抛弃或者掩埋宠物尸体,容易传播病菌;二是养了宠物比较长的时间,怎么样也应该让它走得更体面一些,所以选择宠物殡葬的可能性比较大。养了两只布偶猫的李女士也赞同孙先生的说法。她认为许多人都把宠物看作家人,找宠物殡葬,是主人爱和尊重宠物的一种体现,也给予了主人慰藉。“它们就像我的家人、我的伴侣,体面地送它们离开是我能为它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曾经我满怀期待地迎接这些小生命的到来,未来的某一天,我也会不舍地、体面地送它们离开,这才圆满。”李女士说。对于服务价格,66.91%的受访宠主希望价格能在3000元以内。

  刘朗认为宠物殡葬服务是有存在的必要。一方面,宠物不能因为它逝世就被随意丢弃;另一方面,2021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也规定,宠物的尸体应该作无害化处理。但他认为“无害化处理”虽然看起来比较简单,但真正在落实到宠物这方面可能会比较困难。因为人类掺杂了情感在宠物里面,所以无法给宠物做简单的无害化处理。

  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他认为市面上的宠物殡葬服务大都是违法的。殡葬用地属于特殊用地,审批流程也较为复杂,中间牵涉多个部门。合法的宠物殡葬服务,应经过农业农村部、生态环境部、民政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等多个政府部门的专项审批。不过,目前市面上提供宠物殡葬服务的相关商业机构,大多数可能只向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申请了营业执照,仅获得营业执照便开始对外提供殡葬服务,实际上这是在违法处理动物尸体。因此,对于目前国内仍处于“灰色地带”的宠物殡葬服务,刘朗认为将其合法化、合规化是迫在眉睫的,监管空白亟待填补。“中国畜牧行业协会宠物产业分会正在做这项调研,给有关部门做决策参考,我们也希望能够推动它合规。”刘朗表示。

  纵观调查结果,小宠物,大市场。越来越多的养宠人士愿意为爱宠“掏腰包”,使得宠物消费需求更加多元化,宠物商品及服务层出不穷,宠物消费市场规模不断发展并呈现出新的消费市场特征。但新事物、新消费的监管往往相对滞后和薄弱,希望加强行业协会组织、引导、协调、自律等作用,当好政府参谋助手,参考国内外宠物行业相关政策和规范,牵头制定相关适合现阶段发展实际的规范,补齐监管短板,促进宠物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南都民调中心于2022年3月24日至3月31日期间针对养宠人群开展本项调查,通过网络推送和实地拦截访问的方式,共回收有效问卷1060份,其中男性受访者占58.36%,女性受访者占41.64%;从年龄分布来看,00后占20.49%,90后占55.81%,80后占20.02%,70后以上占3.69%;从受访者情感状况来看,恋爱中的占31.92%,单身的有30.69%,已婚已育的占20.87%,已婚未育的占16.53%;从受访者的月收入来看,月收入在5001-8000元的占29.08%,8001-10000元的占27.38%,10001-20000元的占21.34%;从受访者目前居住地来看,23.70%的受访者在北上广深,25.78%在其他省会/直辖市,29.75%在普通地级市,13.69%在县级市,小城镇和农村地区占6.99%。